新疆民歌

  新疆是古代东西言的重要通道,东西言文化交汇于此,自古就有“歌舞之乡”的誉称。在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新疆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绚丽多姿的歌舞艺术,伴随着丝绸之路的驼铃声,流传海外,名扬天下。

  据我国《史记》、《汉书》记载。早在公元前2世纪的汉代,于阗乐舞就已传入中原,在汉宫廷演出,深受喜爱。唐代官制的10部乐中,就有出自新疆的《龟兹》《疏勒》《高昌》3部,唐玄奘西行取经途中,曾欣赏过龟兹乐舞,赞叹龟兹是“管弦伎乐,特善诸国!”古代新疆还产生了像苏祗婆、白明达、裴兴奴、何妥、尉迟青、尉迟章等一大批音乐演奏家、作曲家和音乐理论家,他们曾以就职朝廷、掌管音乐、传艺演奏卓有成就而被载入史册。

  新疆歌舞以动听优美的音乐,绚丽多姿的舞蹈,深刻反映了西北边陲少数民族的独特风情。维吾尔族人民素以能歌善舞著称,其被誉为音乐之母的木卡姆音乐,规模宏大、思想深邃。哈萨克族民歌悠扬,高亢,在冬不拉乐器的伴奏下,草原气氛分外浓厚。舒展大方的女性舞蹈,以及刚健、奔放的男性舞蹈,看后使人流连忘返。具有广泛群众基础的民间舞蹈“麦西米甫”,热情欢快,极富维吾尔民族特色。柯尔克孜民歌节奏明快,热情活泼,舞蹈中以“挑肩”最富特色。

  大喜大悲的音乐风格。新疆地处欧亚大陆的内部,是离海最远的地区之一,各族人民的生活方式属于绿洲农垦方式,同时形成独有的绿洲文化。

  绿洲被称为生命的岛屿。绿洲被茫茫的沙漠和绵绵的群山包围,人们生活艰难,走出绿洲又感到很孤独,于是悲情意识很强烈。长期的孤独感使人们对音乐产生了特殊的需求和爱好。维吾尔族谚语说“歌声能使路程变短”,要在艰苦条件下生存就要具备乐观主义精神,因此无论是在片片绿洲、莽莽草原还是茫茫的沙漠上,都能听到人们或高亢粗犷或低回婉转的歌声。对比鲜明、形成强烈的反差,体现了新疆民歌大喜大悲的风格。

  混成性音乐风格。从新疆到中亚、西亚、北非,沙漠群山形成了天然屏障。由于人们对交流的需求,于是丝绸之路的产生成了必然,而绿洲自然成为丝绸之路上的中转站。随着八方商品货物在这城的集散,东西言文化也在这里形成了交汇,由于旅途漫长交通不便利,于是东西方文化在此交汇积淀的同时又打上了本地的烙印再向其他地区传播,这就是绿音乐既带有江南水乡韵味、又有异国他乡的情调,同时还保留了本地的音乐特色,使新疆民歌具有了混成性的音乐特点。

  丰富多彩的特点和生活气息浓郁的音乐风格。新疆资源丰富、地理环境多样,生活方式各异。几千年来历史的变迁、沧海桑田,这些都在民歌中反映出来。民歌渗透到新疆各族人民生活的每一个角落,生活题材的歌曲如《摇篮曲》《牧羊人之歌》《赶车人之歌》《收割歌》;历史歌曲如《筑城歌》《搬迁歌》;爱情歌曲在维吾尔族民歌中占有很大比重,体现维吾尔族人独特审美情趣的爱情歌有《黑眉毛》《掀起你的盖头来》《难道是朵云》《不要说我不忠诚》,歌唱内容丰富、生活气息浓郁。

  维吾尔族民歌。新疆音乐以维吾尔族民间音乐最享盛名。它继承了古代龟兹乐、高昌乐、伊州乐、疏勒乐和于阗乐的艺术传统,保留着浓厚的民族特色和地域特色。由于地域的分隔,历史、地理和生产方式的不同,又形成了风格迥异的四个音乐色彩区。即天山以南的塔里木盆地是以喀什为中心的南疆色彩区,天山北麓的伊犁河谷和准噶尔盆地是北疆色彩区,天山东端的哈密和吐鲁番盆地是东疆色彩区和刀郎色彩区。例如南疆色彩区的和田民歌古朴短小,富有乡土气息;喀什民族节奏复杂,调式丰富;库车民歌热烈活泼,具有鲜明的可舞性,隐隐透露着古龟兹乐舞的乐声舞姿的遗风。刀郎色彩区的民歌风格粗犷,保留着古代从事游牧的刀郎人所喜爱的牧歌情调。

  维吾尔族情歌,犹如一朵艺苑奇葩,首冠群芳,饮誉中外,透过情歌可以了解到这个民族的社会生活风貌、人文习俗,体察到他们的审美情趣,感受到他们多姿的优秀民俗和审美文化传统。

  哈萨克民歌。啥萨克族是一个酷爱音乐的民族,素有“骏马和歌是哈萨克的翅膀”之说。民歌在哈萨克族民间音乐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哪里有哈萨克族的毡房,哪里就有歌声。著名的《玛依拉》《我的花儿》《燕子》等已成为国内乃至国际声乐坛上经常演唱的曲目。

  哈萨克族民歌的种类:按照习惯,在祝贺新生婴儿诞生时要唱“祝诞生歌”;婚礼中要唱一整套的“劝嫁歌”、“揭面纱”等饶有兴趣的“婚礼歌”、;亲友离别时要唱“别离歌”;节假日亲朋相聚要相互对唱;亲人去世要唱“送葬歌”。从这个意义上说哈萨克人的一生都是伴随着歌声度过的。职业的吟唱诗人被称作“阿肯”,因为他们经常是站在广大群众一边,因而受到人民群众的爱戴和尊重。每年在牧群转移至夏牧场,草茂畜壮的季节,都要举行传统的“阿肯弹唱会”。这是一种演唱和诗歌即兴创作的大比赛,届时,各地的“阿肯”要在众人面前以自己拿手的歌曲曲调,即兴填唱,互相盘问。根据双方对歌的情况,最后由裁判裁定胜负。

  柯尔克孜族情歌内容丰富、形式多样、格调清新、特点突出,情歌在柯尔克孜族民歌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情歌的内容主要是歌唱男女青年对爱情的向往和赞美,歌唱恋人的内心世界的美和外貌装饰的美,歌唱男女青年对美好、幸福、自由生活的向往与追求。柯尔克孜族人民爽朗的性格和即兴赋诗的天才在情歌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柯尔克孜情歌和叙事歌常由歌手持考姆兹自弹自唱,并具有幽默和诙谐的性质。达斯坦、叙事歌多以表现英雄史诗、传说、故事为内容。如驰名中外的长篇英雄史诗《玛纳斯》等。叙事歌的歌词较长,一般采用同一首曲调反复演唱。

  蒙古族民歌。新疆的蒙古族是有着自己独立的历史和传统文化的民族,著名的《江格尔》蒙古族史诗产生于新疆蒙古族。他们的民间音乐仍以民歌为主,而民歌则可分为长调、短调两种。不同于内蒙古的新疆蒙古族民歌以长期为主,短调辅之。长调是一种散板的牧歌式歌曲,它音域宽阔、音调悠长、富有极鲜明的地方性和部落性,从不容易混淆,内容极其丰富。短调则是一种有节拍的、形式短小的歌曲,它不仅在音乐上区别于长调歌曲,而且其流行方式也不同于长调,它无任何部落性和地方性,同一民歌广泛流传于所有蒙古族部落中。

  新疆地区各民族的文化源远流长,蕴藉深厚,恢宏灿烂,在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历史长河中传承文明,独树一帜。对于那些即将消失的少数民族口头艺术、文化的表达,应该认同它独特的传承方式,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不但应该加以保护,还应该在高度发达的现代文明的帮助下更好地发展下去,与社会和经济协调发展,向着多元化的方向发展,在人类的文明史上续写辉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