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定中国最后一个匈奴皇帝

  回溯历史,我们惊奇地发现,在公元三世纪与四世纪上半页,即五胡十六国前后150多年间,是中国北方最动荡的一个历史时期。在今天的甘肃平凉,就曾经先后涌现出了十位帝王。在这十位帝王中,有九位是汉人,即前凉国九位皇帝,还有一位是褐发高鼻深目的匈奴帝王。他也是史料记载的中国最后一个匈奴皇帝,建都于平凉,亡于吐谷浑。

  在平凉称帝的这个匈奴人名叫赫连定(?-432年),小字直獖(fén),匈奴铁弗部人,大夏武烈帝赫连勃勃第五子,赫连昌之弟,五胡十六国时期夏国最后一个皇帝。赫连家族原本姓刘,其父刘卫辰,曾被前秦皇帝苻坚任为西单于,统领河西众部落。公元407年,赫连勃勃自立为王,国号大夏,年号龙升,改姓赫连氏,意为“帝室徽赫,上与天连”,并设置百官,定都统万城(今陕西靖边红墩界乡白城子村)。夏国也是十六国时期最后出现的一个政权,从公元407年赫连勃勃称天王大单于算起,到431年北魏(鲜卑族拓跋珪建立的北方政权)属国吐谷浑俘虏赫连定止,仅存在了二十五年。中国古代以“夏”为国号的政权颇多,因此史家称十六国时期的夏政权为赫连夏或胡夏。

  赫连勃勃在夺取了长安之后,夏国疆土面积达到46.8万平方公里,南界秦岭,东戎蒲津,西收秦陇,北薄于河,国势达到全盛。由于赫连夏政权穷兵黩武,虽然据有了广袤的土地和人口、牲畜,但还是支撑不了连年的战争消耗。加之赫连勃勃晚年昏聩,听信谗言,废长立幼,导致兄弟间手足相残,先是大儿子太子赫连璝杀了二弟酒泉公赫连伦。紧接着,三弟太原公赫连昌又杀了哥哥赫连璝。赫连勃勃闻讯后悲愤不已,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封赫连昌为太子。这次太子之争连损夏国两根顶梁柱,使夏政权大伤元气,也为日后被北魏所灭埋下了伏笔。

  这个小名叫“獖”(意为“阄割过的猪”)的夏国末代帝王,其父在位时,受封平原公,镇守长安。公元415年,赫连勃勃病逝,其子赫连昌继位,任其弟赫连定为大将军。426年,北魏大举攻夏,赫连昌派遣其弟赫连定与北魏军对峙于长安一带,北魏乘其空虚又西出征伐。次年六月,魏军攻下大夏都城统万,赫连昌奔逃到上邽(今天水)。428年,北魏大军围攻上邽,赫连昌被擒。赫连定急忙收集夏军残部数万人,一路奔走,逃奔到平凉,即皇帝位,大赦境内,改年号为胜光。

  赫连定继位之后,以平凉都城为大本营,积蓄力量,出兵剿灭了盘踞在今兰州、榆中、临夏一带的西秦国,斩杀投降的西秦皇帝鲜卑人乞伏暮末。随后,又多次出兵攻打北魏,企图夺回龙兴之地统万城,但均以失败告终。此时的大夏国已局促于一隅,情势窘迫,不复当年。胜光二年(429年)十月,赫连定登上阴槃山(今平凉崆峒区四十里铺镇曹湾附近),,眺望他的故国,哭着说:“要是先帝让我继承大业的话,怎会有今日的事情呢?假使老天给我时间,我就可以与诸位爱卿共创复兴大业。”话音刚落,突然窜出一群狐狸在旁边哀鸣,赫连定下令射杀它们,却一无所获。心中感到厌恶,说:“这也是大不吉利的征兆,天道啊天道,还能说什么呢!”

  两年后,胜光四年(431年),赫连定在攻打另一个由胡人建立的政权北凉(今张掖、武威一带)途中,被吐谷浑所俘。次年,被解送北魏处死,夏国宣告灭亡。从赫连定在平凉称帝,到被俘砍头,历时不足四年。赫连定死后,鲜卑北魏大军很快就统一了北方,从此匈奴族群便退出了中华历史舞台,其后代要么远遁欧洲,要么改姓隐居,与当地汉族及其他少数民族融合,成为了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

  据说,今天平凉还有匈奴人后裔生活,姓赫的人也不少,一些人长相褐发宽额,高鼻深目,或许与赫连定皇帝有点血缘关系?

  1950年9月至1951年7月,在新疆军区医院附校任副校长,1951年9月至1952年在北京协和医院儿童医院与北京大学医学院联办的进修班学习。1971年9月至1973年5月,年伯与伯母双调贵阳医学院(贵州)。

  总体上来说,《蝶变》超出了过去武侠叙事中强调的“功名”与“复仇”的逻辑,通过美好女性形象的消逝反过来凸显暴力政治的可怕,并以一个具有高超智慧的江湖知识人方红叶的视角俯瞰整个杀戮的江湖,展开属于他自己的叙事。基于这样的性情呈现逻辑,相比起张彻,徐克电影中时刻彰显的与其说是暴力的崇高与壮美,不如说是对男性身体所承载的暴力机制本身的批判。在徐克这里,除了女性角色通常承担核心叙事功能之外,“女性”本身也成为了电影试图彰显和探讨的美学品质。

  除步兵师外,尚有生产师训练师和岛屿守备师,没有地方师这一说法.地方部队最高建制级别为省军事部下辖的独立团,县有独立营。20-50公里纵深范围内,为机动主力部队---步兵师,其任务是紧急驰援一线并实施机动防御和进攻作战。

  总之,这句话以其特殊的形式和内涵深深打动了,以其异常华丽的色彩和哲理深度永远烙在了我心里,成了我人生接受的第一个“哲理”,第一句“名言”。1978年春节,我初中到了最后一学期,在我看来也是我人生求知途中的最后一站。在乡下,大人和孩子间平时交流其实很少,在我印象中,这是父亲第一次找我聊天,时间是这年春节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就开学了,我要去读初中的最后一学期书——可能也是我一生的最后一学期。

   岳阳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湘ICP备14007837号-1

  岳阳日报·长江信息报·洞庭之声报·岳阳网·印务公司·长城传媒·天下洞庭传媒·倾城杂志·日报产业公司

  联系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大道东36号岳阳日报传媒集团14F Tel 网站法律顾问:袁波浪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